<var id="16666"></var>

      1. <var id="16666"></var>

        您現在的位置:杏壇小學語文教學故事希臘神話故事
        奧德修斯和忒勒瑪科斯、珀涅羅珀在一起
            現在大廳里只剩下奧德修斯和他的兒子。“讓我們趕快把這些武器藏起來,”父親對兒
        子說。忒勒瑪科斯叫來他的乳媽歐律克勒阿,吩咐她:“老人家,讓女仆們都待在里面不要
        出來,直到我把這些武器搬走為止。”
            “好的,我的孩子,”歐律克勒阿回答說。
            父子兩人立刻把頭盔、盾牌和長矛扛進庫房里。“現在你去就寢。”奧德修斯對兒子
        說,“我在外面稍待一會,試探一下你的母親和女仆們。”
            忒勒瑪科斯離開了。這時珀涅羅珀來到大廳里,她美麗嬌艷,光彩奪人,如同阿耳忒彌
        斯和阿佛洛狄忒一樣。她端過一張鑲著白銀和象牙的椅子,放在火爐邊,坐了下來。女仆們
        在桌上擺上面包和酒杯。珀涅羅珀對奧德修斯說:“外鄉人,首先請你告訴我你的名字和你
        的身世。”
            “王后,”奧德修斯回答說,“你什么都可以問我,只是不要問起我的身世和我的家
        鄉。我這一生遭受的苦難夠多了,所以不想回憶往昔。”
            珀涅羅珀接著說:“外鄉人,自從我的丈夫外出后,我一直茹苦含辛,你也親眼看到那
        些求婚人,如何糾纏我。我已經用計回避他們三年了,可現在卻不行了,我已經無法可想
        了。”接著,她把怎樣設計織錦,后來女仆們怎樣泄漏秘密等告訴了他。“現在,我再也無
        法推諉了。”她最后說,“我的父母催逼我,我的兒子也生了氣,因為求婚人在揮霍他該繼
        承的家財。你可以想象我的處境了。所以,你不用再對我隱瞞你的家世了。你畢竟不會是樹
        木和山巖所生的兒子吧!”
            “既然你要我說,”奧德修斯回答道,“那我就告訴你吧。”于是,他把那個關于克里
        特的老故事說了一遍。他說得那么逼真,珀涅羅珀聽了感動得流下了眼淚。奧德修斯雖然很
        同情她,但仍然抑制住內心的情感。
            “外鄉人,我想考你一下,”珀涅羅珀說,“看看你是否真的在家里款待過我的丈夫。
        請告訴我,他當時穿什么衣服,他的樣子怎樣,有誰和他在一起?”
            “因為時間太久,已經很難記得清了。”奧德修斯回答說,“大英雄在我們克里特島登
        陸,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我好像記得他穿一件紫金色的羊毛披風,上面一副金扣,繡著的
        圖案是一只獵犬,前腳抓住一只正在掙扎的野獸。外套的里面則是一件細白葛布的緊身衣。
        他的隨從是個名叫歐律巴特斯的使者,黝黑的臉膛,鬈頭發。
            王后聽了又淌下眼淚,因為這一切都跟發生的情況相吻合。奧德修斯為了安慰她,又給
        她講了一個半真實半虛構的故事,他講到在特里納喀亞島登陸,在淮阿喀亞人的國家里的生
        活。裝作乞丐的奧德修斯說這一切都是從忒斯普洛托斯人的國王那里聽來的,在奧德修斯前
        往多多那祈求神諭前,這國王曾在宮里招待過他,他還在那里留下了一大宗財物。乞丐甚至
        說他親眼看到過那宗財產,并深信奧德修斯不久會回到故鄉。珀涅羅珀仍不能相信他的話。
        “我有一種感覺,”她低著頭說,“你所說的這一切根本沒有發生過。”說完,她吩咐女仆
        們給外鄉人鋪床洗腳,讓他安寢。但奧德修斯不愿接受這些不忠的女仆們侍候,他只想要一
        個草墊子。“王后,如果你有一個忠心的老女仆,”他說,“像我一樣經歷過許多苦難,那
        就讓她給我洗腳吧。”
            “來啊,歐律克勒阿,”珀涅羅珀呼喚她的老女仆,“是你親自把奧德修斯養大的。現
        在你去給這外鄉人洗腳吧,他的年齡大概和你的主人一樣大。”
            “好的。”歐律克勒阿看著乞丐,又說,“瞧這雙手,這雙腳,就像奧德修斯的一樣。
        一個人在不幸之中總是容易衰老的!”她說到這里禁不住流下淚來。當她準備為他洗腳時,
        又仔細端量著面前的乞丐說:“有許多外鄉人到過這里,可是沒有一個人如你這樣和奧德修
        斯相像的,你的身段、兩腳和說話的聲音跟我的主人奧德修斯的一樣。”
            “是啊,見過我們兩人的人都這樣說。”奧德修斯隨意回答了一句。他看到老人舀來溫
        水時,便連忙避開亮光,因為他不想讓她看到右膝上的一塊深深的疤痕,那是年輕時他圍獵
        野豬,被野豬獠牙咬傷后留下的。他擔心被老人看到認出他來。可是他雖然避開亮光,但老
        女仆還是用雙手摸出來了。她驚喜得不禁放開手,他的腳落到水盆里,濺起的水灑到地上。
        “奧德修斯,我的孩子,這是你啊。”她喊道,“我用手摸到你的傷疤了。”奧德修斯急忙
        伸出右手捂住老人的嘴巴,又用左手將她拉到身旁,小聲地對她說:“老人家,你想毀了我
        嗎?你說得不錯,可是現在還不能說出真話,決不能讓宮中的任何女仆知道這件事!如果你
        不守口如瓶,你也會慘遭不幸的。”“你說什么呀,孩子?”女管家平靜地回答說,“你難
        道還不相信我嗎?但其他的女仆,你千萬要提防啊!”
            奧德修斯洗過雙腳,抹了香膏后,珀涅羅珀又跟他談起來。她并不知道剛才的事,因為
        女神讓她專注地想著心事。“善良的外鄉人,”她說,“看來你是一個聰明的人,請你給我
        圓一個夢吧。我在宮中養了二十只鵝,我喜歡看它們如何吞食用水拌和的小麥。最近我做了
        一個夢,夢見山上飛來一只雄鷹,這只鷹咬斷了二十只鵝的脖子。它們都死了,躺在院子
        里,雄鷹卻飛到空中。我開始大聲地哭起來,但夢還在繼續。我看見來了一群婦女。她們安
        慰我,勸我不要煩惱。突然,那只雄鷹又飛回來了,停在墻旁的窗臺上,用人的聲音對我
        說:‘別煩惱,伊卡里俄斯的女兒,這是一種預兆,不是一個夢。求婚人就是這群鵝,而我
        這只鷹就是奧德修斯。我回來結果了他們。’聽到這話,我突然醒了,立刻出去看我的鵝
        群。我看見它們都在院子里爭食。”
            “王后喲,”喬裝的乞丐回答說,“奧德修斯在你夢中的預言一定會實現。你的夢中幻
        景沒有別的解釋。他一定會回來的,求婚人沒有一個能活命。”
            珀涅羅珀嘆息著說:“夢如同浮光掠影,而明天就是一個可怕的日子,我要決定嫁給誰
        了。我將為求婚人舉行一場比賽。以前我的丈夫喜歡把十二把斧子依次排列,然后他從很遠
        的地方一箭射去,穿過十二把斧子的小孔。現在我決定:求婚人中誰能用奧德修斯的硬弓一
        箭穿過斧孔,我就嫁給誰。”“尊敬的王后,就這么辦吧,”奧德修斯說,“明天一定要舉
        行射箭比賽!因為還沒等到那些人張弓搭箭,一箭穿過十二把斧頭的小孔,奧德修斯就回來
        了。”
        
        
        前      返回希臘神話故事      后


        六度影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