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16666"></var>

      1. <var id="16666"></var>

        您現在的位置:杏壇小學語文教學故事希臘神話故事
        忒勒瑪科斯和求婚人
            特洛伊戰爭后,那些在戰場上和歸途中幸免于難的希臘英雄先后回到故鄉。可是,只有
        拉厄耳忒斯的兒子,伊塔刻國王奧德修斯沒有回來,命運女神又給他安排了一場奇特的遭
        遇。他久經漂泊后,來到俄奇吉亞島。這是一座孤島,島上怪石嶙峋,滿是參天大樹。提坦
        巨人阿特拉斯的女兒,女仙卡呂普索,把他搶入山洞,愿意委身于他,作他的丈夫。女仙保
        證讓他與天地同壽,而且永葆青春。奧德修斯卻仍然忠于他的妻子珀涅羅珀。奧德修斯的忠
        貞感動了奧林匹斯圣山上的神衹,除海神波塞冬外,沒有一個不同情他。海神與他有宿仇,
        不愿與他和解,但也不敢毀滅他,只是讓他在歸途中歷經磨難,就是因為這個緣故,他才流
        落到這座偏僻的荒島上。
            神衹們商議后決定,卡呂普索必須釋放奧德修斯。于是,雅典娜派神衹的使者赫耳墨斯
        來到地上,向這美麗的女仙傳達宙斯的命令。赫耳墨斯強調說,宙斯的決定是不可違抗的。
        雅典娜也從奧林匹斯神山降落下來,來到伊塔刻島。她隱去神衹之身,變形為手執長矛的塔
        福斯人的國王門忒斯,進入奧德修斯的宮殿。
            奧德修斯的宮中一片悲哀和混亂。美麗的珀涅羅珀和她的年輕的兒子忒勒瑪科斯已不能
        成為宮殿的主人了。珀涅羅珀是伊卡里俄斯的女兒,他曾宣布把女兒嫁給競賽的勝利者。奧
        德修斯在競賽中取勝,得到了聰明而美麗的姑娘珀涅羅珀。奧德修斯帶著她離開拉西堤蒙回
        伊塔刻時,伊卡里俄斯懇求女兒不要離開他。奧德修斯請她自己決定。珀涅羅珀默默地把新
        娘的面紗罩住臉,表示愿意隨他回去。此后,她一直忠于愛情,至今不渝。特洛伊城陷落的
        消息傳到伊塔刻時,她看到其他英雄陸續回到家鄉,但不見奧德修斯歸來。時間長了,便有
        人謠傳他已死了,后來,越來越多的人信以為真。于是,珀涅羅珀一下子成了年輕的寡婦,
        她的美麗和巨大的財富吸引了眾多的求婚者。單從伊塔刻就來了十二個王子,從鄰近的薩墨
        島來了二十四個,從查托斯島來了二十個,而從杜里其翁則來了五十二個。此外,求婚者還
        帶了一名使者,一名歌手,兩個廚子以及一大群隨從。所有的王子都來向珀涅羅珀求婚,并
        強行住在宮殿里,吃喝玩樂,盡情享用奧德修斯的財富。這種情況已有三年了。
            雅典娜變為門忒斯的樣子走進宮殿,看到求婚者正在宮里飲宴作樂。他們坐在從奧德修
        斯的倉庫里取出的牛皮上,使者和仆人們來回為他們斟酒,分食品,抹桌子。奧德修斯的兒
        子忒勒瑪科斯悲傷地坐在求婚者中間,思念著父親,盼望他早日回來,趕走這群無賴。突
        然,忒勒瑪科斯看到一位陌生的國王走進宮來,便上去和他握手,熱烈地歡迎他。兩個人一
        起走進宮中。雅典娜把長矛放在大柱旁的槍架上,那里還有奧德修斯的武器。忒勒瑪科斯請
        客人入座。座位上鋪著花紋美麗的軟墊。他還把一張小凳拉過來讓客人擱腳,然后坐在他身
        邊。一名少女用金盒盛來熱水請他洗手,后來又送來面包、肉和酒。不一會,求婚者也跑過
        來坐在餐桌旁,津津有味地大吃大喝。仆人們忙忙碌碌,斟酒送水。求婚者在酒足飯飽后,
        要求演奏音樂。使者把精巧的豎琴遞給歌手菲彌俄斯,他調好琴弦,演唱起來。
            求婚者聽得興味正濃,這時,忒勒瑪科斯站起身來朝客人鞠了一躬,然后湊到他的身
        邊,悄悄地說:“你看到這批人在這里如何揮霍我父親的財富了嗎?我的父親也許陣尸異國
        海邊,遭受日曬雨淋;也許在海浪中漂流,并葬身海底。恐怕他不能回來懲罰他們了。高貴
        的客人,請告訴我,你是什么人?”“我是門忒斯,”雅典娜回答說,“是安喀阿羅斯的兒
        子,統治著塔福斯海島。我乘船去忒墨薩,用鐵去交換銅,正好路過這里。你可以去問問你
        的祖父拉厄耳忒斯,聽說他住在離城很遠的鄉下,忍受著精神的折磨,他會告訴你,我們兩
        家世代友好,友誼深遠。我到這里來,原以為你的父親已經回來了。雖然我在這里沒有見到
        他,但他還活著。他流落到一座荒島上,被迫停留在那里。我有一種預感,他在那里不會呆
        得太久,不久他便會回到故鄉。忒勒瑪科斯,你不愧是你父親的兒子,跟他很像。你也有一
        雙明澈的眼睛。告訴你,我在你的父親出征特洛伊之前就認識他,后來我再也沒有見過他。
        當然,我仍然不明白,今天,宮殿里這樣熱鬧,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是在宴請客人還是在舉
        辦婚禮?”
            忒勒瑪科斯長嘆一聲,回答說:“啊,親愛的朋友,我的家族過去可以說又顯赫又富
        裕,現在卻完全變樣了。鄰國來了一大群人,你都看到了,他們來向我的母親求婚,盡管她
        拒絕了,可是卻無法趕走他們。他們破壞了宮中的寧靜,任意揮霍我倆的財富,要不了多
        久,我們就會破產了。”
            女神聽到這里又悲傷又憤怒,她說:“啊,你多么需要你的父親啊!讓我告訴你怎樣趕
        走這些人。明天,你起身后就對求婚者說,讓他們都回去。告訴你母親,如果她想再嫁人,
        就應該回到她父親的宮殿去。他們在那里才可以為她準備嫁妝,舉辦婚禮。你自己則準備最
        好的海船,再挑選二十名水手,盡快出海去尋找父親。你先到皮洛斯島,詢問德高望重的老
        人涅斯托耳。如果他一無所知,那么再去斯巴達尋找英雄墨涅拉俄斯,因為他是希臘人中最
        后一個離開特洛伊的。如果你在那里聽說你父親還活著,就在那里待一年。如果聽說他已經
        死了,你就馬上回來,獻祭死者并給他建立墳墓。如果求婚者直到那時仍然呆在你的宮中不
        離開,你就得用武力或用計謀把他們殺掉。你已經是成人,不是小孩子了!你難道沒有聽說
        過年輕的俄瑞斯忒斯為了替父報仇,殺掉了兇手埃癸斯托斯,贏得了輝煌的聲譽嗎?要好自
        為之,讓后輩也贊美你!”
            忒勒瑪科斯感謝客人慈父般地對他提出了有益的建議,并在客人動身時,想送他一件禮
        物,讓他帶回去。但化裝成門忒斯的女神對他說以后來時再把禮物帶回去。說完話她突然不
        見了,如同一只小鳥一樣飛走了。忒勒瑪科斯感到很驚訝,猜想這是一個神衹。
            在宮殿的大廳里,菲彌俄斯還在彈奏豎琴,如怨似訴地歌唱希臘英雄在特洛伊戰爭結束
        后返回家鄉的冒險經歷。求婚者聽得津津有味,而珀涅羅珀寂寞地坐在內室,傷心地聽著這
        凄慘的歌聲。她禁不住戴上面紗,帶了兩個女仆走進大廳里,流著淚對歌手菲彌俄斯說:
        “善良的歌手喲,你會唱許多讓人聽了快樂的歌。請你另外唱一首吧,別唱這首使我心碎的
        歌了。這首歌使我懷念那個馳名全希臘,但仍未歸來的英雄!”
            忒勒瑪科斯溫和地對母親說:“別責怪歌手了,他可以唱他喜歡唱的歌。奧德修斯不是
        唯一沒有回到故鄉的人,多少希臘英雄在特洛伊城前犧牲了!親愛的母親,回到你的房里去
        紡紗織布吧。發號施令是男人的事,首先是我的事,因為我是這宮殿的主人。”
            珀涅羅珀聽到兒子果斷的話非常吃驚,她覺得他突然長大成人了。珀涅羅珀回到房里,
        哭泣著懷念她的丈夫。她離開后,忒勒瑪科斯走到那些過分放肆的求婚者的面前,對他們大
        聲說:“求婚的朋友們,你們可以高高興興地用餐,但是別這樣喧鬧,應該安靜欣賞歌手的
        動人的歌聲。明天我將召開國民大會。我要求你們各自回家,因為你們都必須關心自己的家
        財,不應該總是揮霍別人的遺產!如要求婚,請到我的外祖父家里去。”
            求婚者聽到他果斷的話,都恨得咬牙切齒。他們堅決不愿意到他的外祖父,即伊卡里俄
        斯的家里去向他的母親求婚。最后,他們一哄而散,回房就寢。忒勒瑪科斯也回到臥室休
        息。第二天清晨,忒勒瑪科斯起了床,穿上禮服,佩上劍,走出屋子,傳令召開國民大會。
        求婚者也被邀請出席。等人到齊后,國王的兒子執矛來到全場。帕拉斯·雅典娜使他變得更
        加高大和莊重,與會人見了都暗暗驚奇和贊嘆,連老人都恭敬地給他讓路。他坐在父親奧德
        修斯的座位上。首先站起身發言的是弓著腰的老英雄埃古普提俄斯。他的大兒子安提福斯跟
        隨奧德修斯遠征特洛伊,在歸國途中在海里溺死。他的第二個兒子歐律諾摩斯,也是求婚者
        之一。他還有兩個小兒子,和他住在一起。埃古普提俄斯在會上說:“自從奧德修斯出征
        后,我們就沒有開過會。今天是誰突然想起召集我們來開會呢?為什么開會呢?難道是敵人
        侵犯國境了嗎?或者是為了利國利民的事情?不管怎樣,我相信,召集會議的人一定是個正
        直的人,他的用意是好的。愿宙斯給他賜福。”
            忒勒瑪科斯從這些話中看出了吉兆,很是高興,他從座位上站起來,握著他父親的王杖
        到會場中間,看著年邁的埃古普提俄斯說:“尊敬的老人,召集你們來開會的人正是我。我
        很憂傷,很煩惱。首先,我失去了杰出的親愛的父親。現在,我們的家室面臨著災難,家產
        即將被消耗一空。我的母親珀涅羅珀為不受歡迎的求婚者所困擾,他們又不愿接受我的建
        議,到我外祖父伊卡里俄斯家去向我的母親求婚。他們天天在我家里宰豬殺羊,暢飲我們儲
        存的美酒。他們有這么多人,我怎么對付得了?你們這些求婚者,你們難道不知道你們是無
        理的?你們不怕遭到神衹的報復嗎?難道我的父親得罪過你們?難道我使你們遭受損失,你
        們非要我補償不可?”
            說著,忒勒瑪科斯把王杖仍在地上。求婚者都默默地聽著。除了奧宇弗忒斯的兒子安提
        諾俄斯外,沒有人敢說話。他站起來說:“無禮的小孩子,你竟敢辱罵我們!這不是我們求
        婚者的過錯,而是你母親的過錯。三年過去了,不,第四年也快過去了,可是她仍然在戲弄
        我們阿開亞人的感情。她對每個人都口頭應允,一會兒對這個人表示有意,一會兒對那個人
        表示好感,但她心里又完全是另一回事。我們看穿了她的詭計。她在房里支起一架織布機,
        對求婚者說:‘年輕人,你們必須等待,必須等我為拉厄耳忒斯織好這段壽布,他是我的丈
        夫的父親。我不能讓希臘的女人指責我,說我沒有給顯赫而又年邁的人穿一件體面的壽
        衣!’她以這個借口應付我們,博得了我們的理解和同情。后來,她也真的在白天坐在織布
        機前織布。可是,到了夜里,她又在燭光下把白天織過的布拆掉。她就這樣蒙騙我們,讓我
        們白白等了三年。后來,她的一個女仆把消息偷偷地告訴了我們,我們乘她在夜里拆布時闖
        了進去,戳穿了她的把戲,并強迫她織完那段布。忒勒瑪科斯,我們當然理解你的要求,你
        也可以把你的母親送到她的父親那里去。可是你必須明確地告訴她,如果她的父親為她選中
        一個合適的求婚者,或者她已經看中一個求婚者,她就必須和他結婚。如果她繼續戲弄我們
        這些高貴的希臘人,繼續玩弄騙人的織布把戲,我們便要繼續住在你的宮殿里吃喝,直到你
        的母親選定我們中的一個人為止。否則,我們是不會回家的。”
            忒勒瑪科斯回答說:“安提諾俄斯,不管我的父親是否還活在世上,我都不能把生育我
        的母親趕出家門。無論是她的父親伊卡里俄斯還是天上的神衹都不會贊成這樣做。如果你們
        還有一點點公正和廉恥心的話,就請你們用自己的家財去歡宴吧。如果你們愿意無代價地消
        耗一個顯赫男子的遺產,那也請自便吧!我會祈求宙斯和別的神衹幫助我,使你們如數賠
        償!”
            正當忒勒瑪科斯說話的時候,宙斯在天上向他顯示了一種預兆:兩頭雄鷹展翅從山上飛
        起,它們飛到會場上空,威脅似地在天空盤旋。突然,它們俯沖下來,用利爪抓彼此的頭
        頸。最后,它們又沖上藍天,在伊塔刻城的上空飛翔。善于用鳥兒占卜的老人哈利忒耳塞斯
        解釋說,它表示求婚者即將毀滅,因為奧德修斯還活在人間,他快回來了。求婚人波呂波斯
        的兒子歐律瑪科斯聽了不以為然,嘲弄地說:“饒舌的老東西,你還是回去給你的兒子去占
        卜吧!你的預言嚇不了我們。天上飛著許多鳥兒,可是它們并不全都預示人間的禍福!至于
        奧德修斯,他肯定死在異鄉了!”別的求婚人也贊同他的看法,并要求忒勒瑪科斯的母親離
        開宮殿,回到她的父親伊卡里俄斯的家里去,在那里挑選她的丈夫。
            忒勒瑪科斯不想再說服他們,他請伊塔刻人為他挑選二十個水手,預備一艘快船,因為
        他要到皮洛斯和斯巴達打聽父親的消息。他告訴大家,如果父親還活著,忒勒瑪科斯將在宮
        中再等待一年;如果父親死了,他將勸他的母親改嫁。這時奧德修斯的老朋友門托爾,這是
        奧德修斯出征特洛伊前委托他管理宮中事務的人,站起來憤怒地對求婚者說:“如果一個國
        王忘記了公正和道義,并且虐待他的人民,毫無疑問,他將會受到人民的唾棄。你們中間還
        有誰記得和善而又仁慈的奧德修斯呢?這些求婚人大肆消耗他的財產,然而在座的人卻聽任
        他們胡作非為!我并不抱怨他們,因為他們聽信謠傳,以為奧德修斯永遠不會回來了。然而
        那些沉默著對求婚人不加制止的多數人,我卻要責備他們。”
            可是,厚顏無恥的求婚人雷奧克律托斯嘲笑門托爾說:“你就靜靜地等待奧德修斯回來
        吧。我們倒要看看,他回來時看到我們在用膳,是否會跟我們動武?請相信我,珀涅羅珀雖
        然盼望他歸來,可是,當他真的回來時,珀涅羅珀不一定會感到特別高興。他會馬上碰到惡
        運的!好了,男子漢們,我們散會吧!讓門托爾和鳥兒占卜家哈利忒耳塞斯去為忒勒瑪科斯
        準備行裝吧。我們要打賭嗎?過不了幾個星期,他又會回來跟我們坐在一起,等待他父親的
        消息。”
            于是,他們喧鬧著散去。國民大會也結束了,沒有作出任何決議。求婚者各自回屋,又
        在奧德修斯的宮殿里快快活活地大吃大喝,逍遙自在。
        
        
        前      返回希臘神話故事      后


        六度影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