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16666"></var>

      1. <var id="16666"></var>

        您現在的位置:杏壇小學語文教學故事希臘神話故事
        伊菲革涅亞和陶里斯人
            俄瑞斯忒斯和皮拉德斯離開雅典后,來到特爾斐的阿波羅神廟。俄瑞斯忒斯請求神衹的
        指示,希望知道自己未來的命運。女祭司告訴他,作為邁肯尼的王子,他必須首先航海前往
        斯佐登附近的陶里斯半島。阿波羅的妹妹阿耳忒彌斯在島上有一座神廟,他必須用武力或計
        謀,把廟里的女神像搶走,帶到雅典來。據當地蠻族人傳說,這神像是自天而降的圣物,自
        古以來被供奉在那里。可是女神不喜歡住在野蠻民族那兒,希望遷到文明之地,受到文明人
        的供奉。
            皮拉德斯一直同他的朋友在一起,并陪他去執行這件危險的任務。陶里斯人是一個野蠻
        的民族,他們把所有的登上陸地的外鄉人殺死,作為祭品獻祭給女神阿耳忒彌斯。在戰爭
        時,陶里斯人則割下俘虜的腦袋,挑在竹竿上,豎立在屋頂上,讓它守衛房屋。據說,掛起
        的腦袋可以居高臨下,俯視一切,為他們消災避禍。
            神衹要俄瑞斯忒斯前往蠻荒之地陶里斯,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過去,阿伽門農聽從希
        臘預言家卡爾卡斯的建議,獻祭了自己的女兒伊菲革涅亞。當祭司揮劍殺她時,突然一頭牝
        鹿倒在地上,伊菲革涅亞卻不見了。那是阿耳忒彌斯女神同情她,將她抱起,并帶著她飛越
        大海,來到陶里斯的女神廟。
            在這里蠻族國王托阿斯看到伊菲革涅亞,使她成了阿耳忒彌斯神廟的女祭司。按照古老
        的風俗,她必須把每個登上海岸的外鄉人獻祭給女神阿耳忒彌斯。被祭供的大多數人是她的
        同鄉希臘人。女祭司的職責只是把祭品獻給女神,而把被祭供的人拖進神廟,捆在長凳上殺
        死則由另外的人干,盡管如此,她仍然感到很難受。
            多少年過去了,姑娘一直忠于職守,因而受到國王的看重。陶里斯人因她美麗溫順,也
        很敬重他。一天夜里,她夢見自己離開了這塊蠻族之地,回到了可愛的故鄉亞各斯。她睡在
        父母親的宮殿里,周圍簇擁著一群女仆。突然,腳下的大地開始震顫。她慌亂地逃出宮殿,
        來到宮外,這時,宮殿搖晃,倒塌下來。宮殿的大柱也一根根斷裂,只有父親房內的一根柱
        子仍然豎立著。隨即,柱頭變成滿頭金發的人頭,并開始和她說話。等到她醒來時,所說的
        話她全忘了。她只記得在夢中她仍然忠于祭司的職務,給那個父親房內的石柱人灑上圣水,
        以便將他殺死獻祭,她這么做時,哭得十分悲傷。
            第二天清晨,俄瑞斯忒斯和他的朋友皮拉德斯登上陶里斯的海岸,一直朝阿耳忒彌斯的
        神廟走去。不久,他們到了神廟。這座廟看起來更像是一座牢獄。俄瑞斯忒斯終于打破了沉
        默,沮喪地說:“我們現在怎么辦?我們是否沿著樓梯走上去?可是,我們一旦走進這座陌
        生的建筑,便像走進迷宮一樣,走不出來,那該怎么辦?如果我們碰上了看守,被抓住了,
        不是必死無疑嗎?我們都聽說過有許多希臘人的鮮血曾經灑在女神的神壇上,現在回船去,
        不是更明智嗎?”
            “如果我們回去,這便是我們第一次在危險面前逃跑,”皮拉德斯回答說,“我們要相
        信,阿波羅的神諭,他會保護我們的!但我們現在必須離開這里。最好躲在海邊的巖洞里,
        等到夜深人靜時,我們就可以冒險行事。我們已經知道了神廟的位置,總會找出進去的辦
        法。只要我們把神像取到手,就不怕找不到回去的路!”
            “說得對!”俄瑞斯忒斯高興地說,“我們白天應該躲起來,到夜里再動手。”
            可是,太陽當空時,一個牧人匆忙從海邊向阿耳忒彌斯神廟的女祭司走來,女祭司正站
        在神廟的門檻上。他告訴她,有兩個外鄉人已經登陸上岸。“高尚的女祭司,快準備神圣的
        獻祭吧!”
            “他們是從哪里來的外鄉人?”伊菲革涅亞憂郁地問道。“他們都是希臘人,”牧人回
        答說,“我們只知道其中一個叫皮拉德斯,他們現在都被我們抓住了。”
            “對我詳細地講講吧,”女祭司說,“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們正在海里給牛洗澡,”牧人說,“我們把牛一頭頭地趕到海水里。海水洶涌地從
        礁石旁流過,這塊巖石當地人叫它高山巨巖。巖石上有一座山洞,撿拾海螺的漁夫常常在里
        面休息。一個牧人看到洞里有兩個人,我們正要動手抓他們,突然,一個人從山洞里跳出
        來,搖晃著頭,雙手劇烈地抖動,像個瘋子一樣。他呻吟著呼叫:‘皮拉德斯!皮拉德斯!
        看那里呀,黑暗的女獵人,她是地府的毒龍,她正要殺我呀!你看,她正向我走來,頭上盤
        著毒蛇。再看那一邊,一個女妖,口中噴吐火焰。她抓住我的母親,天哪!她要殺死我!我
        怎樣才能逃脫她的魔掌呢?’”牧人停了一會,又繼續說,“我們根本沒有看見他所說的可
        怕的景象。他也許把牛的哞叫和狗吠都當作復仇女神的聲音了。我們都驚恐起來,因為那個
        外鄉人揮舞利劍,瘋狂地沖向牛群,把劍刺向牛腹。最后,我們鼓起勇氣,吹響海螺,召集
        附近的鄉民,向那個武裝的外鄉人沖了過去。他逐漸擺脫了癲狂,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不
        省人事了。我們不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注視著他。他的同伴為他擦去口邊的白沫,用自己
        的外衣給他蓋上。不一會,他又從地上跳起來,保護自己和他的同伴。但我們人多勢眾,他
        們才放棄了抵抗。我們抓住他們,帶他們去見國王托阿斯。國王吩咐把俘虜帶來給你祭神。
        希臘人必須以此償還你所遭受的痛苦,我們也可以為你洗雪當年他們在奧里斯海灣使你蒙受
        的恥辱。”
            牧人說完,等待著女祭司的命令。她要他把外鄉人送到神廟來。當她獨自一人時,她自
        言自語地說:“呵,我的心啊,從前你總是同情外鄉人。每當希臘人落在你的手里時,你總
        是痛哭不已!現在呢?昨夜的夢已告訴我,我的可愛的兄弟俄瑞斯忒斯已不在人世了,來
        吧,我要你們嘗嘗我的厲害!”兩個俘虜被捆著押來了。“給外鄉人松綁!”伊菲革涅亞大
        聲命令道,“不能把捆綁著的人用來獻祭神衹!你們快到廟里去,作好一切準備。”然后,
        她又轉身問兩個俘虜,“你們的父母是誰?你們有沒有兄弟姐妹?你們從何處來?你們一定
        走了很長一段路才到了陶里斯。可是,不幸啊,還要走一段遙遠的路,一條通往地府的路!”
            俄瑞斯忒斯回答說:“我們不想聽你的同情話。一個執行死刑的劊子手在殺人前是用不
        著安慰他的犧牲品的。面對臨死的人也用不著哭泣,悲哀!你和我們都不用流淚!執行命運
        女神的旨意吧!”
            “你們兩人誰是皮拉德斯?”女祭司問道。
            “就是他!”俄瑞斯忒斯回答說,他用手指了指朋友。
            “你們是兄弟嗎?”
            “不是同胞兄弟,感情上卻賽過兄弟。”俄瑞斯忒斯說。
            “你叫什么名字?”
            “你就叫我可憐人吧,”俄瑞斯忒斯說,“我情愿無名無姓地死去!”
            女祭司對他這種蠻橫的態度感到惱怒,因此她更要他說出是從哪里來的。當她聽到他是
        從亞各斯來的時候,禁不住激動地喊起來:“神衹在上,你真的是從那里來的嗎?”“是
        的,”俄瑞斯忒斯說,“我是邁肯尼人,我們的家族又顯赫又龐大,是一個幸福的家族。”
            “外鄉人,如果你從亞各斯城來,”伊菲革涅亞懷著緊張的心情追問道,“一定會知道
        特洛伊的消息。聽說這座城市已經被摧毀了,是嗎?海倫回來了嗎?”
            “是的,正像你說的那樣。”
            “那位最高統帥的情況好嗎?我想,他的名字叫阿伽門農。”
            俄瑞斯忒斯聽到這話非常驚訝。“我不知道,”他一邊回答,一邊把頭轉過去,“請你
        別再提到這些人和事了!”在伊菲革涅亞苦苦地請求下,他只得說道:“他已經死了,死在
        他妻子的手里!”
            女祭司悲痛地叫了一聲,但她立即又鎮靜下來,問道:“她還活著嗎?”
            “不,”他明確地回答。“她的親生兒子將她殺死了,他為被害的父親報了仇,但他也
        必須為此受苦!”
            “阿伽門農的其他的孩子還活著嗎?”
            “還有兩個女兒,厄勒克特拉和克律索忒彌斯。”
            “聽說過那個作為祭品獻祭的大女兒嗎?”
            “一頭牝鹿代替她被殺死了,而她自己突然不見了。也許她早就死了!”
            “阿伽門農的兒子還活著嗎?”女祭司不安地問道。“還活著,”俄瑞斯忒斯說,“活
        得很艱難,他到處流浪,沒有一個歸宿。”
            伊菲革涅亞聽到這里立即吩咐仆人們離開。當她和這兩個希臘人單獨在一起時,她小聲
        地對他說:“年輕人,我愿意救你一命,只要你幫我把一封信送到你和我的家鄉邁肯尼
        去!”“我不愿意一人得救,卻讓我的朋友死在這里。”俄瑞斯忒斯回答說,“我在苦難
        中,他從未拋棄我。我怎么能夠讓他悲慘地死去?”
            “高尚的朋友,”姑娘驚喜地說,“但愿我的兄弟也像你一樣!告訴你們,兩位朋友,
        我也有一個弟弟,可惜他在遙遠的地方,遺憾的是我不能同時救出兩個人,國王無論如何也
        不會答應的。那么你去死,讓皮拉德斯回去。我是無所謂的,不管你們兩人中誰給我送信都
        可以。”
            “誰來殺死我呢?”俄瑞斯忒斯問。
            “我親自動手,這是女神的命令。”伊菲革涅亞答道。
            “怎么,你這樣一個弱女子能殺死男人嗎?”
            “不,我只是用圣水灑在他的頭上!其余的事則由廟里的仆人去做,他們會用利斧殺死
        獻祭的外鄉人。你的骨灰將撒在山坡上。”
            “呵,天哪,但愿我的姐姐能將我安葬!”俄瑞斯忒斯嘆息地說。
            “那是不可能的。”姑娘深受感動,“你的姐姐住在遙遠的亞各斯。可是,你別擔心,
        我會用香油澆熄余燼,用蜂蜜作為祭品,像你的親姐姐一樣用鮮花裝點你的墳墓!現在我該
        走了,我想給我的族人寫一封信!”
            現在只剩下兩個朋友在一起,看守的人站得遠遠的,這時,皮拉德斯忍不住地叫了起
        來。“不行,如果你死了,我就不會活下去!這件事不容商量。我陪著你到處漂泊,也一定
        陪著你去死。否則,福喀斯人和亞各斯人都會說我是懦夫,天下的人都會說我背叛了你,嘲
        笑我為了自己活命而出賣你。他們會指責我企圖篡奪你的王位,因為我將成為你未來的姐
        夫,而且我在向厄勒克特拉求婚時沒有要她的任何嫁妝,所以更容易讓人說閑話。總之,我
        愿意,而且必須跟你一道去死!”
            俄瑞斯忒斯竭力說服他,他們正在激烈爭論時,突然看到伊菲革涅亞拿著信回來了。她
        讓皮拉德斯發誓一定要把信送到。伊菲革涅亞也發誓一定救他一命。她思索了一會,想到信
        也許會在路上意外失落,于是便把信上的內容向皮拉德斯口述了一遍。“記住,”她說,
        “告訴阿伽門農的兒子俄瑞斯忒斯:在奧里斯海灣的祭壇上不見了的伊菲革涅亞還活著,她
        請你……”
            “什么,什么?你說什么?”俄瑞斯忒斯打斷她的話,問道,“她在哪里?難道她從死
        亡的灰燼中復活了嗎?”
            “她就在你的面前!”女祭司說,“可是請不要打斷我的話。”她又繼續口授信的內
        容,“親愛的兄弟俄瑞斯忒斯!在我死以前,請接我回去,使我不要再在這里的神壇旁忍受
        殺害外鄉人的痛苦。俄瑞斯忒斯,你要是完成不了這項任務,你和你的家族將會遭人唾罵!”
            兩個朋友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最后,皮拉德斯從她手里接過信遞給自己的朋友,并對
        他說:“是的,我要立即實現自己的誓言。俄瑞斯忒斯,收下吧,我交給你的這封信,是你
        的姐姐伊菲革涅亞寫給你的。”信從俄瑞斯忒斯的手里落下來,他走上去熱烈地擁抱她的姐
        姐。但伊菲革涅亞不相信這是真的,直到他把阿特柔斯家族中只有家人才知道的事說給她
        聽,她才快樂地驚叫起來:“呵,親愛的弟弟,這么說,你已在我的身邊了,是的,你是我
        的弟弟!”
            俄瑞斯忒斯已經恢復了神智,他又憂愁起來。“我們現在很幸福,”他說,“可是這樣
        的幸福能夠維持多久呢?我們不是已經成了祭品了嗎?”
            伊菲革涅亞也感到不安。“我該怎樣救你們呢?”她聲音顫抖地說,“我怎樣才能把你
        送回亞各斯呢?但現在趁國王還沒有參加祭禮之前,快給我講講家里發生的可怕的事吧!”
            俄瑞斯忒斯把家里發生的事全告訴了姐姐,其中只有厄勒克特拉和他的朋友皮拉德斯訂
        婚的事使人感到高興。伊菲革涅亞一邊聽,一邊想著營救弟弟的辦法。最后,她突然想出一
        個計策。“我終于找到了一個辦法。你在海邊上被他們抓住時曾經發過瘋,我可以用它作借
        口,然后稟報國王,說你從亞各斯來,在那里殺了母親。當然,這也是事實。我再對國王
        說,你是不潔之人,不能作為獻祭女神的祭品。你得先下海洗澡,洗去身上的血污。同時,
        我要對他說,你的兩手接觸過女神的神像,所以它也成了不潔之物,必須在大海里沖洗。我
        是女祭司,神像只能由我親自送到海邊。而且我要說皮拉德斯是沾染了血污的從犯。我只有
        這樣說,國王才會相信。我們到了海邊,上了你們藏在海灣里的船后,下一步如何行動,那
        就是你們的事了!”
            現在,伊菲革涅亞把兩個俘獲的外鄉人交給仆人,她領著他們走進神廟的內廳。
            不久,國王托阿斯帶著他的隨從來到神廟,派人去找女祭司。因為他不明白為什么直到
        現在還沒有把外鄉人的尸體放在柴堆上焚燒祭神。伊菲革涅亞走出廟門,手上捧著女神的神
        像。“這是怎么回事,阿伽門農的女兒?”國王驚訝地問道。“國王,這里發生了可怕的
        事!”女祭司回答說,“海邊抓來的兩個外鄉人是不干凈的。當他們走近神像,抱住神像請
        求保護時,神像轉過身去,合上了眼睛。你要知道,這兩個人犯下了可怕的罪行。”于是,
        她把那件真實的故事講了一遍,并說自己正想去洗凈這兩個外鄉人和神像。為了讓國王放
        心,她要求將兩人都加上鐐銬,并用布把他們的頭蒙起來,不讓他們見到陽光,因為他們得
        罪了天地。同時,她還要求國王把他的隨從留下來,幫她看管俘虜。她又想出了一個聰明的
        主意,叫國王派一名使者進城,命令市民們都留在城內,避免沾上殺母兇手的罪孽,而國王
        則必須留在神廟里,焚起凈罪的香火,以便她歸來后馬上就可作神圣的獻祭。當俘虜走出廟
        門時,國王必須以布蒙頭,以免看到罪人沾上邪氣。“如果你覺得我在海邊逗留的時間太長
        了,”女祭司在臨動身時吩咐說,“你也不用焦急,得耐心等待。國王喲,要記住,我們要
        從俘虜身上洗去的乃是天大的罪孽啊!”
            國王同意這一切安排。俄瑞斯忒斯和皮拉德斯被帶出廟門時,國王果然用布蒙住頭,他
        連什么也沒有看到。
            過了幾個時辰,一名使者從海邊跑來。他跑得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站在廟門前,用手
        敲打緊閉的廟門。“啊,快開門呀!”他高聲喊道,“我給你們帶來了糟糕的消息!”廟門
        開了,托阿斯國王從廟里走出來。“是誰在這里喧嘩,破壞神廟的寧靜?”他皺起眉頭問道。
            “國王啊,神廟的女祭司,”使者說,“那個希臘女人,帶著外鄉人逃走了,并帶走了
        保護我們的女神的神像。她的那一套凈罪的話全是謊話!”
            “你說什么?”國王驚駭不已,“這個女人中了什么邪?和她一起逃跑的是誰呀?”
            “那是她的弟弟俄瑞斯忒斯。”使者回答說,“事情是這樣的:我們到達海邊的時候,
        伊菲革涅亞吩咐我們止步,說我們不能靠近凈罪的地方。她打開外鄉人的鐐銬,讓他們走在
        前面。我們雖然感到懷疑,可是國王啊,你的仆人們只好服從你的女祭司。接著,女祭司哼
        哼唧唧,好像在用一種奇異的語言作祈禱。我們在原地坐下,等候著。后來,我們突然想
        起,兩位外鄉人也許會殺掉手無寸鐵的女祭司乘機逃走。于是我們跳起來,急忙趕過去,繞
        過山崖看到了女祭司和外鄉人。當我們來到山腳時,看到海邊停著一艘大船,船上坐著五十
        名水手。兩個外鄉人站在岸邊,命令船上的水手放下扶梯接他們。我們不再遲疑,馬上抓住
        仍在岸上的女祭司。但俄瑞斯忒斯大聲說出了他的家世和意圖,并與皮拉德斯一起夾擊我
        們,企圖救出這個女人。因為我們和他們都沒有兵器,只好徒手拼搏。但船上的人帶著弓箭
        奔了下來,我們只得撤退。于是,俄瑞斯忒斯一把抓住伊菲革涅亞,涉過淺水,迅速爬上扶
        梯,登上海船。伊菲革涅亞身邊帶著女神阿耳忒彌斯的神像。皮拉德斯也跟他們一起上了
        船,水手們飛快搖槳,船駛離了海灣。可是,當船剛駛入大海時,突然刮起一陣狂風把船推
        回岸邊。盡管水手們拼命搖槳,也無濟于事。阿伽門農的女兒站起來,大聲祈求:‘高貴的
        女神阿耳忒彌斯啊,你通過你的兄弟阿波羅的神諭要求到希臘國去。我是你的女祭司,請保
        佑我帶著你一起回去吧。請你原諒我欺騙了這里的國王。’姑娘祈禱時,水手們也齊聲祈
        禱。但船還是向岸邊靠擾,所以我急忙回來,向你報告。趕快派人到海邊去,你還可以抓住
        他們。海水正在奔騰,外鄉人是無法逃脫的。海神波塞冬正在發怒,他想起了他所興建的特
        洛伊城的毀滅,所以掀起了風浪。他是希臘人的死敵,是阿特柔斯這一家的仇敵。如果我沒
        有理解錯,那么他今天一定會把阿伽門農的子女交到你的手里!”
            國王托阿斯早已聽得不耐煩了。使者剛說完,他便立即命令所有的蠻人騎馬趕往海邊。
        他準備等希臘人的船一到岸邊,就把逃跑的希臘人抓住,并把海船和所有的水手沉入海底,
        把兩個外鄉人和女祭司從懸巖上推入無情的大海,將他們摔死。
            國王率領著騎馬的隊伍向海邊奔去。突然,他看到眼前一道奇異的天象,只得停了下來
        不敢往前。這時帕拉斯·雅典娜駕著燦爛的彩云出現在空中,聲震如雷地朝下面說道:“托
        阿斯國王,你率領人馬到哪里去?請聽女神的話,停止追擊,讓我保護的人平安地離開!阿
        波羅曾給俄瑞斯忒斯一則神諭,指示他前來陶里斯,這樣他才能擺脫復仇女神的追逐,同時
        把他的姐姐帶回故鄉。阿耳忒彌斯的神像也應帶回雅典城去,因為她希望住在我的可愛的城
        市里。波塞冬為了我會使風浪平息,并將他們送回故鄉。俄瑞斯忒斯將在雅典的圣林里為阿
        耳忒彌斯女神建立一座新廟,伊菲革涅亞將在那里繼續擔任女祭司。
            托阿斯和陶里斯人,你們必須服從神意,并且息怒!”托阿斯國王是一個虔誠的人。他
        伏在地上說:“啊,帕拉斯·雅典娜,聽到神意而不服從,甚至反對,那是卑鄙的。你所保
        護的人可以帶著阿耳忒彌斯女神的神像回去。我聽從神衹的吩咐,放下長矛!”
            一切都照雅典娜吩咐的那樣實現了。陶里斯的阿耳忒彌斯神像移放到雅典的一座新廟
        里,伊菲革涅亞仍為她的女祭司。俄瑞斯忒斯在邁肯尼繼承了父親的王位。他娶了墨涅拉俄
        斯和海倫的唯一的女兒赫耳彌俄涅為妻,她本已和阿喀琉斯的兒子涅俄普托勒摩斯訂婚,但
        俄瑞斯忒斯把他殺死了,并登上斯巴達的王位。他又征服了亞各斯,因此他現在的王國要比
        父親阿伽門農統治的王國大得多。他的姐姐厄勒克特拉嫁給皮拉德斯,和他共享福喀斯的王
        位。克律索忒彌斯終身未嫁。俄瑞斯忒斯一直活到九十歲,這時,傳統的災禍又降臨到坦塔
        羅斯的家族頭上:一條毒蛇咬傷了他的腳趾,他中毒死去。俄瑞斯忒斯的兒子蒂薩梅諾斯繼
        承王位,統治伯羅奔尼撒。后來,伯羅奔尼撒半島又被赫拉克勒斯的子孫奪去,神話掀開了
        新的一頁。
        
        
        前      返回希臘神話故事      后


        六度影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