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16666"></var>

      1. <var id="16666"></var>

        您現在的位置:杏壇小學語文教學故事希臘神話故事
        大埃阿斯之死
            為紀念阿喀琉斯,希臘人舉行了隆重的殯葬賽會。首先進行角力競賽。埃阿斯和狄俄墨
        得斯兩個英雄參加了競賽,他們勢均力敵,不分勝負。其次進行了拳術比賽,后來又進行了
        跑步、射箭、擲鐵餅、跳遠、戰車競賽等。競賽緊張激烈,動人心魄。獲勝者都各自得到了
        獎品。
            忒提斯準備把她兒子的鎧甲和武器作為獎品獎給有功的英雄。她蒙著黑色的面紗,無限
        悲痛地對丹內阿人說:“現在,請最勇敢的希臘英雄,即那個救出了我兒子的尸體的英雄站
        出來,我愿把兒子用過的武器獎給他。這些都是神衹的贈禮,而且神衹自己也很喜歡這些寶
        貴的禮品。”
            即刻從隊伍中跳出兩位英雄:拉厄耳忒斯的兒子奧德修斯和忒拉蒙的兒子埃阿斯。埃阿
        斯伸手拿過武器,并請伊多墨紐斯、涅斯托耳和阿伽門農為他作證。奧德修斯也同樣請他們
        為自己作證,因為他們是全軍中最明智,而且最受尊重的人。涅斯托耳把另外兩位證人拉到
        一旁,為難地說:“如果兩位英雄為爭奪阿喀琉斯的武器而反目,那么我們就會面臨一場巨
        大的災難!他們中間無論誰受到了冷落,就會退出戰場,我們就會因此受到損失,后果不堪
        設想。因此,你們還是按照我的建議去做:在我們的營地有許多特洛伊的俘虜,還是讓他們
        當仲裁,解決埃阿斯和奧德修斯的爭端。因為他們對誰都沒有偏愛,不會偏袒任何一方!”
        兩人都點頭贊成他的建議。他們在俘虜群中挑選了幾個高貴而正直的特洛伊人為裁判。
            埃阿斯首先走出來。“哪個妖魔迷住了你的眼睛,奧德修斯,”他生氣地叫道,“你竟
        敢和我相爭?你和我比,就像一條狗和獅子比一樣。你難道忘了,在遠征特洛伊前,你是怎
        樣不情愿離開家庭啊,要是你當時索性不來該多好啊!還有,勸我們把不幸的菲羅克忒忒斯
        遺棄在雷姆諾斯海島上的也是你!帕拉墨得斯比你高強,比你聰明,你卻挾私仇誣陷他,置
        他于死地。現在,你竟忘了我對你的救命之恩,忘了你在戰場上無法逃脫時是我救了你。當
        爭奪阿喀琉斯的尸體時,把尸體和武器扛回來的不是我嗎?你根本沒有力量扛動這些武器,
        更不用說扛起他的尸體了!你趕快知趣一點退下去,我不僅比你高強,而且出身也比你高
        貴,并且還跟阿喀琉斯有親屬關系!”埃阿斯越說越激動。但奧德修斯譏笑地回答說:“埃
        阿斯,你何必說這么多廢話呢?你罵我膽怯、軟弱,卻不知道智慧才是真正強大的力量。正
        是智慧和聰明,教會水手穿過驚濤駭浪,教會人類馴服野獸、雄獅和猛豹,并使牛馬為人類
        服務。因此,無論在危難時,還是在會議上,一個有智謀的人總是比有體力的蠢人更有價
        值。狄俄墨得斯認為我比任何人都聰明,所以在遠征時他一定要我參加。是啊,正是因為我
        的智慧,珀琉斯的兒子才被說服前來征伐特洛伊。而現在,我們卻為得到他的武器爭論不
        休。假如丹內阿人真的想得到一位新的英雄,那么請相信我,埃阿斯,那不是靠你的粗大的
        胳膊,也不是靠軍中任何人的詭計可以做到的,而要靠我的婉轉動人的言語才能把他爭取過
        來。再說,神衹除了賦予我智慧外,還賦予我一身力量。你說你把我從敵人手中救出來時,
        我正在逃跑,這是不真實的。相反,我常常迎著敵人沖去,殺死一切敢于抵抗我的敵人,而
        你卻遠遠地站在一旁,如同一棵莊稼一樣,只注意自己的安全!”
            兩個人就這樣語言激烈地爭吵了好一陣,互不相讓。最后,擔任裁判的特洛伊人被奧德
        修斯的語言所打動,一致同意把珀琉斯兒子的燦爛的武器判給奧德修斯。
            埃阿斯聽到這個裁決,頓時怒火中燒,血液在血管里沸騰,身上每條筋肉都在顫動。他
        像根石柱似的呆呆地站在那里,垂著頭注視著地面。最后,他的朋友們好言相勸,才把他拖
        回戰船上。
            夜色籠罩著大海。埃阿斯坐在營帳內,不吃不喝,也不睡。最后,他穿上鎧甲,手執利
        劍,想著是去把奧德修斯砍成碎片,還是去燒毀戰船,或者把希臘人全殺死。
            這時,保護奧德修斯、反對埃阿斯的雅典娜使他發狂,否則,他在三者中必然擇一去行
        動。
            埃阿斯苦惱得不能控制自己,他奔出營房,沖進羊群中。女神蒙蔽了他的雙眼,使他以
        為那是希臘人的軍隊。牧羊人看到對面沖來一個狂人,馬上躲進斯卡曼德洛斯河旁的灌木林
        中。埃阿斯在羊群中,揮舞利劍,左砍右殺,同時他嘲弄地說:“你們這些豬狗,快去死
        吧!你們再也不會為不公正的裁判作證了!還有你,”他繼續說,“你這躲在角落里,昧著
        良心的壞家伙,從我手里奪去了阿喀琉斯的武器,現在這也幫不上你的忙了。一件鎧甲能給
        懦夫幫什么忙呢?”說著,他抓住一頭大綿羊,把它拖到營房里,綁在門柱上,并揮起皮
        鞭,用盡全力朝它抽打起來。
            這時,雅典娜走到他身后,撫摸著他的頭,頓時他又從瘋狂中清醒了。可憐的英雄這才
        看清自己站在一頭被打得皮開肉綻的公羊面前,他馬上明白過來,雙手無力地垂下來,鞭子
        從他手中滑落。他精疲力竭地癱倒在地上,知道是一個神衹在惱恨他,使他發了瘋。當他終
        于從地上站起來時,他無法移動腳步,只是木然地站著。最后他發出一聲嘆息說:“天哪,
        永生的神衹為什么如此恨我呢?他們為什么這樣侮辱我,而厚愛狡猾的奧德修斯呢?現在,
        我站在這里,雙手沾滿了綿羊的鮮血,這會成為全軍的笑柄的,也會被敵人嘲諷的!”
            他從夫利基阿擄來并作了他妻子的公主忒克墨薩抱著幼兒,正在營地里到處找他。忒克
        墨薩對丈夫十分溫順、體貼,她看到她的丈夫悶悶不樂,卻不知道為了什么事,因為他拒絕
        回答她的問題。等他離開營房后,她懷著一種不祥的預感跟著出來找他。后來,她親眼看到
        丈夫在羊群中的所作作為,便趕緊回到營房里,發現他滿面羞愧地站在那里。他絕望了,呼
        喊著兄弟透克洛斯和兒子歐律薩克斯的名字,并祈求一種壯烈的死。忒克墨薩抱住他的膝
        蓋,懇求他不要丟下她留給敵人當俘虜。她讓他想起年邁的父親和在薩拉密斯的母親,并把
        兒子塞在他的懷里,告訴他,如果孩子尚未成年便失去了父親,那他的命運該是如何凄慘。
            埃阿斯十分感動地抱過孩子,吻著他,說:“孩子,希望你像父親一樣,但不要像父親
        一樣不幸。希望你更幸福,并成為一個真正的人。我的兄弟透克洛斯將會把你撫養成人。現
        在,我的隨從要把你送到薩拉密斯我的父母那兒,他們會照顧你,你在那里一定會享受童年
        的歡樂。”說著,他把孩子交給仆人,并留下遺言托他的同父異母兄弟照應他的妻子忒克墨
        薩,然后他從她的擁抱中掙脫出來,抽出他從赫克托耳那兒繳來的利劍,將它插在營房的地
        上。接著,他向蒼天舉起雙手作祈禱:“萬神之父宙斯啊,我求你為我做一件好事:在我死
        后,讓我的兄弟透克洛斯即刻趕到我的身邊,免得敵人將我搶去喂狗。我也請求你,復仇女
        神,如同我的慘死一樣,讓阿特柔斯的兒子也不得好死!來吧,請不要慈悲,請隨心所欲地
        施行報復吧!還有你,太陽神,你在燦爛的天空飛越而過,當你的金車經過我的故鄉薩拉密
        斯上空時,請你稍待一下,把我的不幸的命運告訴我的年邁的父親和可憐的母親。再見了,
        神圣的陽光!再見了,薩拉密斯!再見了,家鄉的原野!再見了,雅典城和故鄉的山水!再
        見了,特洛伊的廣闊的原野,我在這里生活了多年,經歷了多年激烈的戰斗!死神,請你降
        臨吧,請給我投來同情的目光!”說著,他拔劍自刎,倒在地上。
            丹內阿人聽到埃阿斯自刎而死的消息,成群結隊地跑來,撲倒在地上痛哭,并無限悲傷
        地捧起泥土撒在自己的頭上。他的兄弟透克洛斯記住他的父親的囑咐,如果沒有埃阿斯他也
        不準從特洛伊回來,如今他也要自殺,幸虧他的朋友們及時奪走了他手中的利劍,不然他也
        跟著埃阿斯一起去了。透克洛斯伏在兄長的尸體上放聲痛哭。過了一會兒,他重新鎮定下
        來,轉過頭來,看到絕望的忒克墨薩僵直地坐在死者身旁,懷里抱著仆人們交給她的孩子。
        透克洛斯上前安慰她,向她保證一定保護她,并像父親一樣撫育她的孩子。他吩咐將母子兩
        人送回薩拉密斯去,而他因害怕父親忒拉蒙會遷怒于他,所以仍然留在營中。
            接著,他準備安葬親愛的兄長的遺體。可是,墨涅拉俄斯卻出來阻止他。“他的行為比
        我們的敵人,比特洛伊人更為惡劣!一個自殺的人不值得隆重安葬。”阿伽門農也支持兄弟
        的意見,并在激烈的爭執中罵透克洛斯是奴隸的兒子。透克洛斯提醒他們不要忘掉埃阿斯的
        功勞,當特洛伊人放火燒船時,是埃阿斯拯救了全軍,他說希臘人應該感謝埃阿斯。可是,
        這一切解釋都不能說服在場的人。“你們應該明白,”他叫道,“你們虧待了這個死去的英
        雄,就等于侮辱了他的妻子忒克墨薩和他的兒子,以及他的兄弟!你們想過沒有,你們這種
        行為會使你們獲得人間的榮譽和神衹的保護嗎?”
            正在爭執中,狡黠的奧德修斯來了,他向阿伽門農問道:
            “你能容許一位忠誠的朋友冒昧地說句真話嗎?”“請說吧!”阿伽門農驚奇看著他,
        “的確,我把你看作軍中最忠誠的朋友!”
            “好,那么請聽我的話,”奧德修斯說,“看在諸神的份上,請你們不要使他得不到安
        葬!你們不能因為權力在手,就恩怨不分!你想,如果你們這樣侮慢一個英雄,這不是虧待
        他,而是踐踏了神衹的法律,違背了神衹的意志!”
            阿特柔斯的兒子聽到這話,驚訝得說不出話來。終于阿伽門農大聲問道:“奧德修斯,
        你愿意為這個人違背我的意志嗎?你難道沒有想到,你現在為他求情,而他卻是你的死敵
        嗎?”“他的確是我的仇敵,”奧德修斯回答說,“他活著時我恨過他。現在,他已經死
        了,我們應該為失掉一位高貴的英雄而感到悲哀。這時,我不能也不允許再把他當作自己的
        仇敵。我同意安葬他,并幫助他的兄弟完成這一神圣的義務。”
            透克洛斯看到奧德修斯走來時本已厭惡地走開,現在聽到他這番話時,便連忙走上去,
        諒解地伸出了雙手。“高貴的英雄,”他大聲說,“你是他的最大的仇敵,現在卻只有你為
        他說話!可是我仍然不想讓你觸摸他的尸體,因為他的靈魂還是不愿意與你和解的。我為得
        到你的幫助而高興,你可以在其他方面幫助我,因為還有許多事情等著做呢!”說完,他指
        了指始終悲愁地默默地坐在一旁的忒克墨薩。奧德修斯轉身朝她走去,堅定地對她說:“任
        何人都不得占有你,把你當作他的奴隸。只要透克洛斯和我還活著,你和你的孩子便會得到
        安全,就好像埃阿斯仍活在你的身旁一樣。”
            阿特柔斯的兩個兒子聽到這話感到慚愧,不敢再持反對意見。埃阿斯的巨大身體由幾個
        人用力抬起,他們把他送上戰船,洗去他身上的泥土和血跡。最后,又把他放在巨大的柴堆
        上火化。
        
        
        前      返回希臘神話故事      后


        六度影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