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16666"></var>

      1. <var id="16666"></var>

        牧鵝姑娘
            很久以前,有一個老王后,她的國王丈夫已經死了許多年,她有一個美麗漂亮的女兒。
        女兒長大以后,與很遠的國家的一個王子訂了婚。到了快結婚的日子,老王后把一切都打點
        好了,讓她啟程去王子所在的國家。她為女兒收拾了很多值錢的東西,有寶石、金子、銀
        子、裝飾品和漂亮的衣物,總之,王宮里的東西應有盡有。老王后非常愛她這個孩子,給她
        安排了一個侍女陪同她一道前往,千叮嚀,萬囑托,要侍女把她的女兒送到新郎手中。并為
        她們配備了兩匹馬作為旅行的腳力。公主騎的一匹馬叫法拉達,這匹馬能夠和人說話。
            到了要出發的時候,老王后到自己的臥室里拿出一把小刀,把自己的頭發割了一小綹下
        來,拿給她的女兒說:“好好的保管著,我親愛的孩子,它可作為你的護身符保佑你一路平
        安的。”她們傷心地互相道別后,公主把她母親的頭發揣進了懷里,騎上馬,踏上了前往新
        郎王國的旅程。
            一天,她們騎著馬沿著一條小溪邊趕路,公主覺得渴了起來,對她的侍女說:“請下去
        到那條小溪邊,用我的金杯給我舀點水來,我想喝水了。”侍女說道:“我不想下去,要是
        你渴了,你自己下去趴在水邊喝就是了,我不再是你的侍女了。”公主渴得難受,只得下馬
        來到小溪邊跪著喝水,因為她不敢拿出自己的金杯來用。她哭泣著說:“老天呀!我這是變
        成什么了?”她懷里的頭發回答她說:
            “哎呀呀!哎呀呀!
            要是你母親知道了,
            她的心會痛苦、會悲哀、會嘆惜。”
            公主一貫都非常謙卑,逆來順受,所以她沒有斥責侍女的粗暴行為,而是不聲不響地又
        騎上馬趕路了。
            她們向前走了不少路之后,天氣變得熱起來了,太陽火辣辣地熱得灼人,公主感到又渴
        得不行了。好不容易來到一條河邊,她忘了侍女對她的粗暴無禮,說道:“請下去用我的金
        杯為我舀點水來喝。”但侍女對她說話的口氣比上次更加傲慢無禮:“你想喝就去喝吧,我
        可不是你的侍女。”干渴使公主不得不自己下馬來到河邊,俯下身去。她面對河水哭叫著
        說:“我怎么會是這個樣子呢?”懷里的頭發又回答她說:
            “哎呀呀!哎呀呀!
            要是你母親知道了,
            她的心會痛苦、會悲哀、會嘆惜。”
            當她探頭到河里喝水時,那綹頭發從她懷里掉了出來,由于心情緊張害怕,她一點也沒
        有察覺,頭發隨著河水漂走了。但她那位侍女卻看見了,她非常興奮,因為她知道那是公主
        的護身符,丟失了護身符,這位可憐的新娘就可以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所以當新娘喝完
        水,準備再跨上法拉達時,侍女說:“我來騎法拉達,你可以換我的馬騎。”公主不得不和
        她換馬騎。過了不久,她又要公主脫下她的公主服裝,換上侍女的裝束。
            經過長途跋涉,她們終于快到這次旅途的目的地了。那個背信棄義的陰險女仆威脅公主
        說,如果她向任何人提起發生的事,就要將她殺死。可是法拉達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記在了
        心頭。然后女仆騎上法拉達,真正的新娘卻騎著女仆的馬,沿著大路,一直走進了王宮大
        院。王子知道她們來了,極為高興,飛跑出來迎接她們。他把侍女從馬上扶下來,以為她就
        是自己的未婚妻,帶著她上樓到了王宮內室,卻讓真正的公主待在下面的院子里。
            但是,老國王從窗戶望出去,發現站在下面院子里的她看上去是那么漂亮,氣質是那么
        超塵脫俗,不像是一個侍女。就跑進內室去問新娘:“與你一同來的,站在下面院子里的姑
        娘是什么人?”侍女新娘說:“她是我帶在路上作伴的丫頭,請給她一些活干,以免她閑著
        無聊。”老國王想了一會兒,覺得沒有什么適合她干的活,最后說:“有一個少年替我放
        鵝,就請她去幫助他吧。”這樣,她這個真正的新娘就被派去幫助那個少年放鵝了,少年的
        名字叫柯德金。
            不久,假新娘對王子說:“親愛的丈夫,請幫我做一件令我稱心的事吧。”王子說道:
        “我很愿意效勞。”“告訴你的屠夫,去把我騎的那匹馬的頭砍下來。因為它非常難以駕
        馭,在路上它把我折磨得夠苦的了。”但實際上她是因為非常擔心法拉達會把她取代真公主
        的真象說出來,所以才要滅口。于是忠誠的法拉達被殺死了。當真公主聽到這個消息后,她
        哭了,乞求那個屠夫把法拉達的頭釘在城門那堵又大又黑的城墻上,這樣,她每天早晨和晚
        上趕著鵝群經過城門時仍然可以看到它。屠夫答應了她的請示,砍下馬頭,將它牢牢地釘在
        了黑暗的城門下面。
            第二天凌晨,當公主和柯德金從城門出去時,她悲痛地說:
            “法拉達,法拉達,
            你就掛在這里啊!”
            那顆頭回答說:
            “新娘子,新娘子,你從這兒過去了,
            哎呀呀!哎呀呀!
            要是你母親知道了,
            她的心會痛苦、會悲哀、會嘆惜。”
            他們趕著鵝群走出城去。當他們來到牧草地時,她坐在那兒的地埂上,解開她波浪一般
        卷曲的頭發,她的頭發都是純銀的。柯德金看到她的頭發在太陽下閃閃發光,便跑上前去想
        拔幾根下來,但是她喊道:
            “吹吧,風兒,吹過來吧!
            吹走柯德金的帽子!
            吹吧,風兒,吹走吧!
            讓他去追趕自己的帽子!
            吹過小山,
            吹過山谷,
            吹過巖石,卷著帽子走吧!
            直到我銀色的頭發,
            都梳完盤卷整齊。”
            她的話聲剛落,真的吹來了一陣風。這風真大,一下子把柯德金的帽子給吹落下來了,
        又卷著帽子吹過小山,柯德金跟著它追去。等他找著帽子回來時,公主已把頭發梳完盤卷整
        齊,他再也拔不到她的頭發了。他非常氣惱,繃著臉始終不和她說話。倆人就這樣看著鵝
        群,一直到傍晚天黑才趕著它們回去。
            第三天早晨,當他們趕著鵝群走過黑暗的城門時,可憐的姑娘抬眼望著法拉達的頭又哭
        著叫道:
            “法拉達,法拉達,
            你就掛在這里啊!”
            馬頭回答說:
            “新娘子,新娘子,你從這兒過去了,
            哎呀呀!哎呀呀!
            要是你母親知道了,
            她的心會痛苦、會悲哀、會嘆惜。”
            接著,她趕著鵝群來到牧草地,又坐在草地上和前一天一樣開始梳她的頭發,柯德金看
        見了跑上前來,又要拔她的頭發,但她很快說道:
            “吹吧,風兒,吹過來吧!
            吹走柯德金的帽子!
            吹吧,風兒,吹走吧!
            讓他去追趕自己的帽子!
            吹過小山,
            吹過山谷,
            吹過巖石,
            卷著帽子走吧!
            直到我銀色的頭發
            都梳完盤卷整齊。”
            風馬上吹過來了,吹落了他的帽子,卷著它很快飛過小山,到了很遠的地方,柯德金只
        好跟著追去。當他回來時,她已經盤起了自己的頭發,他又拔不到了。他們和前一天一樣,
        一起看守著鵝群,一直到天黑。
            晚上,他們回來之后,柯德金找著老國王說:“我再也不要這個奇怪的姑娘幫我放鵝
        了。”國王問:“為什么?”“因為她整天什么事都不做,只是戲弄我。”國王就要少年把
        一切經歷都告訴他。柯德金說道:“當我們早上趕著鵝群經過黑暗的城門時,她會哭泣著與
        掛在城墻上的一個馬頭交談,說道:
            ‘法拉達,法拉達,
            你掛在這里啊!’
            然后馬頭會說:
            ‘新娘子,新娘子,你從這兒過去了,
            哎呀呀!哎呀呀!
            要是你母親知道了,
            她的心會痛苦、會悲哀、會嘆惜。
            柯德金把發生的所有事都告訴了國王,包括在放鵝的牧草地上,他的帽子如何被吹走,
        他被迫丟下鵝群追帽子等等。
            但國王要他第二天還是和往常一樣和她一起去放鵝。
            當早晨來臨時,國王躲在黑暗的城門后面,聽到了她怎樣對法拉達說話,法拉達如何回
        答她。接著他又跟蹤到田野里,藏在牧草地旁邊的樹叢中,親眼目睹他們如何放鵝。過了一
        會兒,她又是怎么打開她那滿頭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頭發,然后又聽到她說:
            “吹吧,風兒,吹過來吧!
            吹走柯德金的帽子!
            吹吧,風兒,吹走吧!
            讓他去追趕自己的帽子!
            吹過小山,
            吹過山谷,
            吹過巖石,
            卷著帽子走吧!
            直到我銀色的頭發
            都梳完盤卷整齊。”
            話音剛停,很快吹來了一陣風,卷走了柯德金的帽子,姑娘及時梳理完頭發并盤卷整
        齊。一切的一切,老國王都看在了眼里。看完之后,他悄悄地回王宮去了,他們倆都沒有看
        到他。
            到了晚上,牧鵝的小姑娘回來了,他把她叫到一邊,問她為什么這么做。但是,她滿眼
        是淚地說:“我不會告訴包括你在內的任何人,否則我就會被殺死的。”
            但是老國王不停地追問她,逼得她不得安寧,她只得一字一句地把一切都告訴了他。她
        這一說,才使她自己從苦難中得以解脫出來。老國王命令給她換上王室禮服,梳妝打扮之
        后,老國王驚奇地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此時的她真是太美了。他連忙叫來自己的兒子,告
        訴他現在的妻子是一個假冒的新娘,她實際上只是一個侍女,而真正的新娘就站在他的旁
        邊。年青的國王看到真公主如此漂亮,聽到她如此謙卑容忍,歡喜異常。什么話也沒有說,
        只是傳令舉行一個盛大的宴會,邀請所有王公大臣。新郎坐在上首,一邊是假公主,一邊是
        真公主。沒有人認識真公主,因為在他們的眼中,她是如此秀美華貴,令人不可逼視,她已
        完全不像牧鵝的小姑娘了,現在,她的穿著也是光艷照人。
            當他們吃著喝著時,客人們都非常高興,老國王把他所聽到的一切作為一個故事講給大
        伙聽了。又問真正的侍女,她認為應該怎樣處罰故事中的那位侍女。假新娘說道:“最好的
        處理辦法就是把她裝進一只里面釘滿了尖釘子的木桶里,用兩匹白馬拉著桶,在大街上拖來
        拖去,一直到她在痛苦中死去。”老國王說:“正是要這樣處理你!因為你已經很公正地宣
        判了對自己罪惡的處理方法,你應該受到這樣的懲罰。”
            年青的國王和他真正的未婚妻結婚了,他們一起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交共同治理著
        國家,使人民安居樂業。
            
        [上一頁]    [關閉窗口]    [下一頁]

         



        六度影院网